当前位置: 主页 > E慧生活 >父子造船打天下‧白天打杂‧晚上练斧头功 >

父子造船打天下‧白天打杂‧晚上练斧头功

2020-07-23 10:39:34 作者: 356
父子造船打天下‧白天打杂‧晚上练斧头功(霹雳‧太平7日讯)从小对造船深感兴趣的林亚池,16岁辍学后就进入造船厂当杂工,为儘早掌握造船业的基本入门功,他白天当杂工,晚上偷偷苦练“斧头功”,在日子有功下,他终掌握造船窍门,当上造船工人,过后更当上老闆。如今,虽然造船业已成夕阳行业,许多同业先辈纷纷结束造船生涯,不过,造船42年的他不但未跟随先辈“收山”,反而把手艺传给儿子,父子俩结伴打天下。如今,他们这对父子档更成了峇东、十八丁、双溪吉隆及直弄一带,造船功夫名气响噹噹的“造船父子兵”。现年58岁的林亚池接受《》访问时说,他年幼时就很爱观看渔船在海上飞驰,一直对木造的船竟能在大海上乘风破浪感到不可思议。因此从那时起,他立志将来要为自己造一艘“神奇无比”的大船。手艺传儿子“16岁那年我离开玻璃市加央,到浮罗交怡造船厂当杂工,没想到这一做就是四十几年。”林亚池从未忘记过小时候的理想――造一艘船,但碍于杂工不获准动斧头,使得一心想学造船功夫的他只好待到晚上,趁其他工友放工回家后,留在船厂悄悄苦练削木的“斧头功”。“造船业的入门基本功是必须掌握一手快而准的斧头功,这样才能将大块的木头削成适合造船的材料。那时,我每天一有机会就不断苦练,大概用了一年的时间,才捉到窍门,有机会从杂工转去做造船学徒。”前后在船厂内累积5年经验后,林亚池因想到工字不出头,决定结束打工一族的生涯,自己创立“林亚池修理船行”,迄今已有25年。这些年来,他也父业子传,将毕生学到的造船技术传授给26岁儿子林应豪。现在,父子俩可是一同打天下。坚持不结业林亚池说,这几年市面经济放缓,造船业受到一些牵连,不但新船订单减,连修理旧船的工资也难收,还好造船厂是靠他与儿子经营,没有很大的开销。“我和儿子凭着手艺,以合理收费替人修补或改装旧船,收到的工资刚好达到收支平衡。”他强调,无论造船业未来的光景如何,他还是会和孩子坚持做下去。每月15元饿肚子当学徒当年,林亚池为了儘快学得造船技巧,以便早日实现理想,儘管在造船厂的工资低廉,一天仅得50仙,一个月只有区区15令吉,但他仍咬紧牙关,饿着肚子熬下去。林亚池说,一个月15令吉的微薄工资,每天要三餐温饱是不可能的事,捱饿更是最常见的事。“要不是对造船的那份执着和毅力,恐怕捱不过那段苦日子。”林亚池当了5年学徒,在一步一汗水下最终学有所成,工资升至每天7令吉后,他再凭着丰富的经验,转到槟日落洞及邦咯两个地方当造船工人。炭窑业带动造船业峇东、十八丁、直弄及双溪吉隆是国内最大,也是最着名的红树林区域,而炭窑业更因红树原料的丰厚营运而生。在炭窑业中,红木是主要的製造材料,但要取得红木,窑主必须依据森林局分配的芭场,即从沼泽的红树林中,把砍伐了的红树以木船载到炭窑内烧成黑木炭,所以,木船与炭窑业可是唇齿相依的行业。林亚池说,没有木船就无法进入芭场取柴,没有柴就不能烧炭,所以木船是炭窑业不可或缺的主要搬运交通工具。他称,早在70年代,峇东盛产红树时期,木船的需求量也自然随之高涨,所以峇东的造船业在当年相当蓬勃,但随着近年红木分配不足,炭窑的数量锐减,木船的需求也随之下降,加上峇东河的日益浅窄,大船无法通行,即使船厂造了大船也无法驶向海口。每10年订单掀高潮“此外,市场需求量大为萎缩,船厂只接到木船及小型渔船的订单,所以造船厂一间接一间的关门大吉。”目前峇东造船厂只剩下4间,大都以造木船为主,造渔船的也有,但已寥寥无几。“目前尚存的造船厂,就得在森林局柴芭10年一轮检审分配制度执行年,即柴芭分配尘埃定后,新窑主就会订船运作,而旧窑主若重新获柴芭准证,才会重修或更换陈旧的木船,每隔10年造船业的订单才会出现高潮。”年轻人怕吃苦后继无人在造船业浸淫了42年的林亚池说,年轻人不愿吃苦及村内人口外流,是导致造船业后继无人的因素之一。“造船是一门讲究手艺的行业,而且往往得花费多年的青春才学到皮毛功夫,因此对现今的年轻人来说,这可是一份苦差。当年,我偷偷练习斧头功时吃尽苦头,如今科技先进,削木已改用电锯,但使用电锯也一样得具备削切的功力,正所谓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”他披露,沿海村民外迁的情况在国内各地普遍发生,而峇东渔村也不例外,年轻村民都不愿意留在家乡误了前途,纷纷外流到各大城市谋生求发展。“加上峇东河床日益浅窄,造船业的业绩逐走下坡,年轻的村民都不愿涉足,使到峇东造船业陷入青黄不接窘境。”3人耗4个月造一艘船林亚池说,造船厂除了靠他与儿子联手打拼外,他们也聘请一名外籍杂工帮忙。在3人合力下,得耗费4个月的时间才能造出一艘木船。讲信义不担心赖账“行情好的时候,一些船主会预付部份造船费,行情不好的时候,我们要等上几个月才能把钱收回。曾经有一名船主过了十多年才把钱还清。”他指出,造船厂一般上都是接熟客的订单,若遇到船主“手头紧”,他会通融他们先把船拿去用,之后再慢慢摊还欠款。“渔村人情味很重,大家都很讲究信义,所以经营造船厂这些年来,我都不担心顾客赖账不还。”好木难求花数月物色林亚池未来造船厂的接班人林应豪说,造船业面对最棘手的问题是好木难求,讲好要买一吋厚的木板,往往货到厂时仅得七分。“目前造木船是使用波罗密树木为主,因为波罗树木比较嫩,在製造船的横骨上弯性较高。波罗密树在这里还比较容易找到,反而製造船身的高青木,就得向板厂预订,有时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找到。”造一艘船须6万他指出,要物色适合的木料,往往要等上好几个星期,甚至好几个月,往往误了造船的时间。“木枓价格逐日飙升,影响造船的成本,我们只好採取贵来贵卖的策略,所以,现在造一艘船的价格是6万令吉左右。”虽然林应豪一心想要在造船业上大展拳脚,但让他深感无奈的是,近年造船的订单已很少,反而是修船的工作增加。“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为没有引擎的木船改装成引擎船,这种改装工作就是在船底下添加扫水器,然后在船身安装摩多引擎。”他称,造船不仅要掌握削木技巧,同时也要懂得安装引擎及铁料的引用,缺一不能。灵符贴船头求好意头林亚池披露,早前的船主都很讲究好意头,新船东会为每艘即将开造的船只到神坛问卜,并求灵符贴在船头上。有的船主则为了讨取“利事”,一般会要求头手在船头木前祭拜,再将灵符张贴在船头,祈求顺利平安。“祭拜船头的祭品除了香烛外,也置放一些水果及糖果等,而造船厂内的工友会到来上香祈求造船工作顺利平安,同时新船东也会分红包给所有工友。”不过,林亚池说,随着时代的进步,拜船头仪式已成绝响,加上友族船主的增加,造船业现在只讲手工不讲彩头。“我没拜祭过船头,至于其他的造渔船厂是否还有延续拜船头的风俗,就不得而知。”‧2010.12.07 上一篇: 下一篇:
申博太阳城_新利luck18网址|精准信息查询|发现一切喜欢的事物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亚洲sss667878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太阳神申博官网